易阁字画网-国画网_国画_名人字画商城_书画网_书法作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评论 > 正文

“中国金”的中国梦——记中科院院士、中南大学教授金展鹏

作者: 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21-11-19

关键词: 金展鹏, ┊阅读:次┊

  原标题:“中国金”的中国梦(学者风采)——记中科院院士、中南大学教授金展鹏

  过去的16年,他全身能动的部位只有脖子,坐和躺是他仅有的两种生活姿态。在坐和躺中,他承担了1项国家“863”课题、3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,1项国际合作项目,带出了20多位博士和30多位硕士。

  同事评价他:“只要脑袋在,他就要奋斗。”他说,他这一代人,长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,沐浴在新中国的朝阳下,助力祖国强大的使命感,总在推着自己往前走。

  他叫金展鹏,中科院院士,中南大学教授,享誉世界的金属相图领域大师,国际同行称他“中国金”。

  粉色的米塔尔大楼,静静伫立在中南大学的校园中。上午10点半,坐在轮椅上的金展鹏,像往常一样被老伴推着来到一楼办公室。

  学生们熟练地从电脑中调出一篇文章,放大了字体。在另一个大一点的显示屏上,金展鹏慢慢地浏览着。

  他面容慈祥,双目有神,只是除了晃动脖子,身体其他部位依然不能动弹。正在浏览的文章,是他正在准备的一篇院士咨询报告。两万字的初稿,都由他一个字一个字口述。

  文章的主题,还是与他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材料科学。“这篇文章,我写了两年,前前后后思考的时间,大概是10年。”即便语速不快,声音不大,但聊起材料科学,他依然滔滔不绝。76岁的他说,还要为加速我国材料科学的发展建言献策。

  因为严重的脊椎病,他在轮椅上被禁锢了整整16年。除了理疗、休息,他每天依然要在办公室待上三四个小时,或者与学生交流,或者继续自己的研究,风雨无阻。

  疾病禁锢的是他的身体,他却用这样的方式继续拓展自己的人生光谱。他说:“只要有一个脑袋存在,就要思考和创造。”

  1955年9月,未满18岁的金展鹏考入中南矿冶学院(中南大学的前身),攻读金相专业,4年后,考取硕士研究生,从事耐热镁合金的学习和研究。

  “文革”结束后,金展鹏以全校第一的成绩,通过了改革开放后首批出国留学外语考试,并被推荐到瑞典皇家工学院就读,师从世界著名材料学家和相图学权威马兹·希拉德教授。

  走出国门的他,看到了中国材料科学与国外先进水平的巨大差距,他开始憋着一股劲。

  没有星期天,没有节假日,他就像着了魔似地整天钉在实验室。天道酬勤,留学期间,他把传统的材料科学与现代信息科学结合,首创了在一个试样上测量三元相图整个等温截面的方法,巧妙地解决了世界科学界的难题。这个方法就是后来国际相图界公认的“金氏相图测定法”,国际同行因此称他为“中国金”。

  回国后的金展鹏,依然不知疲倦。在学生们的记忆中,一天24小时,他基本均匀地分配给了家、办公室和图书馆。

  他最喜欢唐代诗人杨巨源的《城东早春》。他说,看春要赶早,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,更要时不我待。

  1998年2月的一天,金展鹏走出家门,刚下楼梯就身子一软,瘫坐到地上。自那以后,他再也没有站起来过——因为突发的脊椎疾病,他高位截瘫。

  住院的日子里,他绝大部分时间只能躺着。“就这么等死吗?”金展鹏说,他要看书。

  妻子胡元英记得,丈夫生病后的第一个笑脸,是在第一次试着看书之后。为了解决金展鹏看书的问题,胡元英找来几根废弃的木条,钉成一对三脚架,固定在床头。靠这个倒挂在床头的“书桌”,他又开始了工作。

  他最放心不下的,是学生,“20岁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。交付在我手里,我就要用心带好他们。我必须对学生负责,对家长负责,对国家负责!”

  病重期间,他疼得头都抬不起来,仍把学生们叫到病房,让他们把论文念给他听,一页页翻给他看,他则逐字逐句告诉学生纰漏在哪里,怎么修改……在住院的9个月里,他带出了4个硕士、2个博士,看了近千页的论文。

  每个夜晚,疼痛折磨得他夜不能寐,而只要电话铃一响,他就精神振奋。学生们从世界各地打来的电话,是他最好的“止痛药”。

  他说:“我一辈子最爱的就是学生,他们是我的眼睛和腿,是我的止痛剂,是我的精神支柱,更是我的全部财富。”

  “金家军”的成绩,也足以让他欣慰。弟子郑峰曾经画过一张“金家军”的全球分布图。图上标记着金展鹏培养的50多名弟子,分布在世界17个国家,都活跃在材料科学的国际前沿。“美国相图专业委员会有27名成员,其中6名华裔中的4名,是金老师的学生。”

  2003年11月25日,金展鹏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。一封世界各地40多位学生联名写的信寄往母校中南大学:“对我们这些有幸得到金展鹏老师教诲的学生来说,这只是惊喜却绝非诧异。……即使在异国他乡,我们也总是在心里珍藏着在他身边的每一个日日夜夜。”

  2008年11月8日,金展鹏七十大寿。几十位弟子从世界各地赶回来,为老师祝寿。其间,学生们每人讲一个当年在金老师身边的小故事,讲一段离开老师后的生活和工作情况。一位女学生唱起了家乡民歌《茉莉花》,歌声中,师生们都哭了。

  只要一有机会,就叫上学生到家吃饭。刘华山至今还记得,师母胡元英的荔浦芋头蒸扣肉,是当时吃过的最美味的佳肴。

  刚考上研究生那年,学生龚伟平由于贪玩,跑到武汉玩了两个星期。回校后,金展鹏并没有责备她,而是开了一个学术报告会,别的学生都是报告两个星期来的科研工作进展,而给龚伟平的题目是武汉旅游见闻。

  不是自己亲笔写的论文,金展鹏从不署第一作者;不是自己参与的课题,金展鹏从不挂名。金展鹏说,科学领域来不得半点虚假,要不死后都会被人追认为“学术骗子”。

  2004年6月,金展鹏坐着轮椅赴京首次参加中国两院院士大会,并在大会上作学术报告。按规定,发言不得超过15分钟,他却被允许破例讲了30多分钟,与会院士报以热烈的掌声。学生们说,掌声是为他的学术贡献,更是为他的人格与品行。

  2012年4月,湖南省在中南大学为金展鹏举行先进事迹报告会。金展鹏坐着轮椅来到主席台。对着话筒,他一字一句地对台下的学生们说:“中华此时不崛起,更待何时,同学们正值青春年少的时期,希望你们刻苦学习,打好基础,将来为祖国为人民为人类文明做出伟大的贡献。”

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  • 织梦CMS官方
  • DedeCMS维基手册
  • 织梦技术论坛